遲福林:海南自由貿易港有條件成為中國與東盟經貿合作的交匯點

發表於:2021-06-24 16:18:27

“將海南自由貿易港打造成為引領我國新時代對外開放的鮮明旗幟和重要開放門户”,是中央建立海南自由貿易港的戰略目標與重大任務,抓手與突破口是建立面向東盟的區域性市場。

一方面,建立面向東盟的區域性市場,使海南自由貿易港成為區域內商品要素配置、整合的大平台,以此明顯提升海南自由貿易港的區域影響力輻射力;

一方面,在亞太區域不穩定性、不確定性上升的情況下,充分發揮海南自由貿易港在促進經濟交往中的獨特作用,加強與東南亞深層次、多領域的區域合作為區域經濟一體化奠定重要基礎

一、加強海南與東盟經貿合作的需求與條件

在海南建立面向東盟的區域性市場,就是要充分發揮海南自由貿易港在連接兩個市場、兩種資源中的重要樞紐、重要交匯點的獨特作用,並服務於國內大循環的效率和水平的提升。為此,需要把建立面向東盟的區域性市場作為推進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的重要抓手。

1.現實需求

(1)東盟國家的需求。2020年1月,新加坡時任外長楊榮文在東盟高級研討會上建議,“一旦《南海行為準則》談成後,東盟各國可考慮在部分或整個海南島成立一個南海經濟合作區。”特別是在疫情衝擊下,以外向型經濟為主導的東盟國家對藉助中國市場實現自身經濟復甦的需求有所增強。

(2)企業走出去的需求。在大國博弈加劇、我國經濟進一步轉型升級等內外因素共同影響下,東盟成為承接我國對外投資與產業轉移的主要區域。2019年,我國對外直接投資前20位國家中,有7個是東盟國家。特別是RCEP簽署後,以東盟為重點的對外投資合作趨勢更加明顯。2021年1-4月,我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對54個國家非金融類直接投資387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5.7%,佔同期總額的17.4%,較上年上升1.8個百分點,主要投向新加坡、印度尼西亞、越南、馬來西亞、老撾、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哈薩克斯坦、巴基斯坦、柬埔寨和孟加拉國等國家。

(3)海南做大經濟流量的需求。2020年,海南外貿依存度為16.9%,與全國31.6%、新加坡207.4%、中國香港301.7%的水平差距較大;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額僅佔全國的0.29%、0.41%。建立面向東盟的區域性市場,將明顯做大海南自由貿易港經濟流量、做活市場,着力破解海南作為島嶼經濟體市場空間小、物流成本高、產業體系不完善的先天短板,並加快形成產業發展和區域合作的良性互動。

2.突出優勢

(1)區位優勢。海南具有自然資源豐富、地理區位獨特以及背靠超大規模國內市場和腹地經濟等優勢,有條件成為連接中國市場與東盟市場的重要樞紐。

2政策優勢。

——以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為重要特點的政策體系。

——法律保障。《中國人民共和國海南自由貿易港法》的頒佈與實施。

(3)良好基礎。2018年4月到2020年3月,海南對東盟進出口額達到512.6億元,與上個兩年相比增長60.2%,是外貿整體增速(31.8%)的近2倍。同時,海南同鄉會、海南會館等海南元素社會團體遍佈東盟地區,200多個東南亞華人華僑組織與海南保持着經常性友好往來。

3.戰略機遇

(1)RCEP生效將強化海南區位優勢。從RCEP成員國地理分佈看,海南位於成員國中心,向北通過海陸空與中國內地緊密相連;向東、向南與東亞兩國、東盟10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通過航空與海運便捷地連接。作為中國的重要開放門户,東亞、東南亞各國都在海南4小時飛行圈內,澳大利亞也在海南8小時飛行圈內。

圖:海南在RCEP成員國中的地理位置

(2)RCEP生效將為海南自由貿易港構建面向東盟的產業鏈供應鏈提供重要契機。近年來,海南與RCEP國家間貿易佔比穩定在40%以上,其中與東盟國家間的貿易佔比穩定在四分之一左右。RCEP生效後,海南將成為我國唯一一個三元供應鏈(即國內供應鏈、RCEP區域內供應鏈、區域外供應鏈)都可以實現“零關税”的地區,對豐富海南產業結構、促進產業升級、穩定供應鏈區域佈局具有重要意義。

(3)RCEP生效將為構建區域內統一大市場提供更高水平制度保障。將重點產業發展和RCEP貿易和自由化便利化規則結合,形成構建區域內統一大市場的重要動力。例如,海南可利用政策優勢吸引國內高水平企業“走出去”,也可以積極吸引包括東盟及日本、韓國、澳大利亞等國先進企業引進來,促進國內產業轉型升級。

(4)RCEP生效將為海南自由貿易港高水平開放帶來倒逼壓力。例如,在服務貿易領域,中國在RCEP中承諾6年內將實現服務貿易開放由正面清單向負面清單的過渡,這就需要海南自由貿易港在6年內更大力度開展服務貿易開放探索,為我國全面實行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提供標杆。

二、建立面向東盟區域性市場的重大任務

抓住RCEP全面落實前的時間窗口期,率先實現面向東盟的農產品、旅遊、金融等區域性市場的重要突破,形成海南自由貿易港在中國與東盟經貿合作中的先發優勢。

1.區域性商品市場

1抓住RCEP時間窗口期,吸引國內外龍頭企業在海南投資一批集加工、包裝、保鮮、物流、研發、示範、服務等相互融合和全產業鏈的農業產業化項目,通過零關税和原產地政策進口東南亞國家的農產品在海南進行精深加工,使產品增值30%以上再免關税進入內地。

2落實發改體改〔2021〕479號文件,儘快出台建立海南國際文物藝術品交易中心的行動規劃,引入藝術品行業的展覽、交易、拍賣等國際規則,吸引國內外知名拍賣機構及投資者在交易中心開展業務,在通關便利、保税貨物監管、倉儲物流等方面給予政策支持。

3爭取將燕窩納入國人離島免税購物清單和島內居民日用消費品免税清單,培育旅遊消費新增長點;鼓勵國內和東盟有實力的燕窩企業在海南發展銷售和深加工等高增值環節,並逐步建立海南版燕窩品質標準、交易規則。

2.區域性旅遊市場

1加快三亞國際郵輪母港建設,支持三亞郵輪母港建設主體通過在境外發行人民幣債券方式籌集建設資金,為疫後構建國際郵輪旅遊大網絡創造條件。

2在疫情穩定的情況下,爭取中央支持海南率先與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越南、泰國等國家的島嶼地區開展郵輪旅遊合作,推動實現客源共享和互送、郵輪航線聯合營銷、郵輪旅遊危機管理合作、人員入境相互免籤、旅遊人才聯合培養等,構建雙邊多邊旅遊合作網絡。

3爭取與香港共建免税購物消費產業鏈,使海南成為面向國內及東盟的中高端免税購物消費中心

4用好發改體改〔2021〕479號文件相關政策,培育海南旅遊消費新的吸引力和增長點,建成區域性醫美、健康、教育、文化娛樂等服務型消費市場。

3.區域性金融市場

(1)爭取中國證監會支持,在海南建立以天然橡膠為重點的熱帶農產品交易所,為東盟國家提供交易、交割、定價、結算、風控等一站式服務,使海南成為區域性天然橡膠的交易與定價中心。以此為基礎,帶動形成覆蓋熱帶農產品種類的期貨現貨交易所,服務全球熱帶農業中心建設。

(2)利用“支持符合條件的海南企業首發上市”政策,儘快出台行動方案,支持在海南設立證券經紀、投資銀行、證券投資諮詢等證券服務機構與融資性金融機構,建立面向“一帶一路”的國際債券市場與資本市場。

(3)利用“探索開展跨境資產管理業務試點”政策,儘快開展個人跨境財富管理試點,允許歐美知名理財公司在海南以獨資、合資、合作等形式開辦私人銀行等財富管理機構,建立面向國內市場與東盟市場的財富管理中心。

4.區域性創新要素市場

(1)爭取中央支持率先在海南對民事主體、商事主體適用《新加坡公約》等國際高標準知識產權保護規則,建立區域性知識產權交易所,積極吸引東盟國家的知識產權在海南開展定價、交易、融資等服務,並推動知識產權在海南或內地成果轉化,以此吸引更多創新要素在海南集聚。

(2)依託中央賦予海南跨境數據安全有序流動的政策優勢,研究建立面向東盟的數據交易所,開展數字版權確權、估價、交易、結算交付、安全保障、數據資產管理等服務。

(3)依託海南碳匯資源,研究建立海南國際碳匯交易所,在全國率先實現碳達峯、碳中和。

5.區域性人才、勞務市場

(1)適時放開面向東盟的家政服務市場,通過配額管理、完善社會治安管理制度等方式,在海南率先引入菲傭等技能型外籍勞工,為國際化人才和海南中高收入家庭提供優質家政服務。

(2)在海南率先探索開展職業技術移民積分制,取消現有“聘用外國人從事的崗位應是有特殊需要、國內暫缺適當人選”等規定,開設面向東南亞國家的來華留學生學習、實習、就業綠色通道,吸引留學生落户海南。

三、建立面向東盟區域性市場的政策需求

《總體方案》形成了海南自由貿易港政策制度體系的基本框架,併為建立面向東盟的區域性市場提供重要條件。但部分政策具體化進程滯後掣肘區域性市場建設。例如,《總體方案》提出“支持建設郵輪旅遊試驗區”。從實際情況看,海南郵輪產業支持政策主要以補貼為主,既缺乏產業發展規劃指導,也在郵輪購置、航線開闢、郵輪船供、產業基金設置等方面缺乏針對性具體政策,與上海、天津、廣州等發達地區相比,政策競爭力明顯不足。

1.原產地政策

(1)從現實情況看,由於該政策涉及的計算標準不具體,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落地。例如,我國簽訂的中智、中巴、中國-新西蘭、RCEP等自貿協定中均使用累積計算規則。

(2)要儘快出台《海南自由貿易港加工增值政策實施細則》,在明確“加工增值超過30%”計算公式的基礎上,進一步明確在東南亞區域內的累積原則和加工工序認定標準。

(3)實行更加靈活的原產地政策,對在海南研發設計,在東盟國家生產、加工的產品,經海南進入內地免徵進口關税。

2.企業走出去政策

(1)適應建立面向東盟的熱帶農產品保鮮、加工、儲藏、出口基地需要,將農業等納入“新增境外直接投資取得的所得,免徵企業所得税”政策適用範圍。

(2)設立海南自由貿易港對外投資基金,對到東盟開展農業種植、資源加工等投資成本高、建設週期長、風險大的企業,給予一定的財政貼息或一次性財政資金支持。

(3)對總部設在海南,主要業務在東盟國家的相關企業的人才,將其在東盟國家開展商務活動的時間視為在海南居住時間,享受最高不超過15%的個人所得税政策。

3.區域性總部建設的政策

(1)對面向東盟的區域性總部企業在辦公場所和重大項目的建設用地上給予保障。

(2)對註冊在海南的區域性總部企業,通過加速折舊和攤銷等多種方式使其企業所得税下降至15%以下。

(3)儘快明確海南區域性總部企業在境外發行人民幣債券的基本條件與相關程序規則。

(4)積極引進境外優質的旅遊、醫療健康、教育、文化娛樂等企業在海南設立區域性總部,並儘快形成與跨境服務貿易配套的資金支付與轉移制度。

5政策的落地、有效的執行還取決於構建以專業、高效、便利為目標構建企業服務體系。

——支持在海南成立法定機構性質的區域性市場開發管理局,專門負責區域性市場建設與區域性總部企業的服務管理,並實行企業化管理、市場化運作、目標績效考核。

——積極爭取中央支持,在海南設立融資性金融機構,為“走出去”企業開展“信保+擔保”融資,助力企業“走出去”參與區域產業鏈調整。

——支持以社會組織為平台建立企業“走出去”服務聯盟,吸引專業的擔保機構、會計與律師事務所、投資諮詢公司、資產評估公司等企業入駐,對走向東盟的企業提供一攬子專業服務。